MNI专访2:中央银行应推动绿色债券发展:马骏

event-image

伦敦(MNI)–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央行与监管机构绿色金融网路(NGFS)主席、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马骏接受了MNI专访。他表示,各国中央银行应该在推动绿色金融中发挥更积极作用。

绿色’QE’是央行支持绿色金融市场的一个有趣构想, 他说。

马骏表示,“自2017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通过绿色再贷款一直为商业银行提供低成本融资以投资于绿色的资产,从某种程度来说,与发挥着降低绿色融资成本的作用的绿色QE功能相似”。

中国人民银行在6月份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中称,中国目前绿色信贷馀额规模位居世界首位,主要投资于气候和环保项目。截至去年7月末,中国银行与保险监管委员会在国内发行的“绿色信贷”超过了9万亿元人民币,占商业银行全部信贷的10%。

绿色央行

马骏在2016-18年担任过20国集团绿色/可持续性金融研究小组联席主席,在他看来,绿色金融是全球可持续发展日程的重要部分,也是实现巴黎气候目标的关键。

马骏称,“全球每年的绿色和低碳专案投资都需要数万亿美元,大部分绿色投资要靠金融系统来调动”,“若没有中央银行的参与,全球金融系统就无法为调动规模庞大的绿色投资配备必要的标准、程式、资讯和激励机制。”

今年4月,央行与监管机构绿色金融网路(NGFS)向全球中央银行、监管机构和政策制定者提出了6条政策建议,呼吁各国央行和金融监管部门将气候相关风险纳入金融稳定检测和微观监管范围。

马骏表示,未来很多国家对金融机构的环保和气候资讯披露的监督指导和监管要求将成为常态。

马骏表示,“银行和资产经理人应该做好绿色投资活动的评估和汇报工作,研究这些投资会如何影响环境及气候,同时环境和气候风险如何演变成金融风险。”

马骏认为,中国绿色信贷不良比率只有0.4%,大大低于整体贷款平均不良1.8%。作为中国央行前首席经济学家,马骏称这些资料能够证明降低绿色金融的风险的可行性,而他在去年就已向中国监管部门提出该建议。

他预计,随着科技的进步,可再生能源的迅速扩张将会冲击化石燃料行业,特别是煤电行业。 根据清华大学的一项研究预测,到2024年,太阳能发电成本比煤电成本低20%,假设煤电售价也下降20%,那么煤电行业的不良贷款率将达到26%左右。

“银行部门应该尽快降低大火电的项目的风险敞口,避免不良贷款率攀升”。放眼全球,马骏敦促各国迅速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称有不少的研究报告预计,气候变化带来的金融损失可能会达到20万亿美元。

香港的重要作用

马骏继续表示,作为中国连接世界的地区金融中心,香港有潜力成为国际绿色金融中心。

马骏表示,“香港的金融设施比较好,包括当地的语言和英语法律体系,建立一个吸引海外投资的绿色中心会比较容易。”他指出,中国和英国在共同研究推动绿色资产证券化的措施,将中国大陆的绿色信贷打包成绿色ABS,卖给香港的证券机构,然后在香港相关做成ABC产品向海外投资者销售。

今年5月香港发行了10亿美元的主权绿色债券,期限为5年,收益率为2.555%,当时的认购规模超过了40亿美元。马骏称,香港2018-19年的预算中包括发行1000亿港元的港币债券,这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规模的政府绿色债券发行计画。

马骏称,“香港的绿色金融市场还将受到中国内地以及一带一路地区国家的强劲需求的支持”。去年在香港发绿色债券中,70%来自于大陆发行人。 “长远来看,一带一路地区的绿色基建投资规模将比中国大好几倍。

了解更多信息

联系我们